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华夏农耕 » 农耕历史

史记与农业-黄帝季

文章来源: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田富强
2016-06-29 17:27:49 收藏 0 评论 0

《五帝本纪》以黄帝“有土德之瑞,故号黄帝。”《五帝本纪》:“黄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孙,名曰轩辕。”司马贞索隐引皇甫谧:“黄帝生于寿丘,长于姬水,因以为姓。居轩辕之丘,因以为名,又以为号。”

1467011462884093104.png

黄帝艺五种、播百谷

黄帝“有土德之瑞”,指明了黄土地区的农业发展较早,是黄帝赖以一统天下的粟作农业的发祥地。

《五帝本纪》正义释“时播百谷草木”曰:“顺四时之所宜而布种百谷草木也”。其所传达的是先民对天时物侯的关切和重视。另外,“百谷”不如此后文献反映的“九谷”、“八谷”、“六谷”、“五谷”等品种集中,也是人类选择驯化作物的趋势。另外,《史记》还留下了有关黄帝“淳化鸟兽虫蛾”的记载,得到了相关考古成果的支持和证实。

五谷及作物种类的演变

农业在其发生时,人类对谷物进行广泛的试验栽培,食用谷物也因时、因人、因物而异,故有“百谷”之称。以后经过长期的淘汰和选育,才比较集中地栽培某几种主要作物。

粮食作物的种类,原始社会时期可能相当多,有粟、黍、稻、寂、麻、麦、薏苡、瓠等,直到夏、商西周时期仍用“百谷”来形容。但这时被记录下来的农作物种类则不到十种。说明广泛种植的农作物种类在人为的淘选下已趋集中。商周时期黍、稷在粮食作物中仍占主要地位;麻虽也作粮食,但主要还是利用其纤维;水稻已传到黄河流域,但被视为粮食中的珍品,栽培并未普遍;麦、豆是这时初见记载的作物,栽培也还不多。

1467011492935084682.png

春秋战国时代黄河中下游地区的粮食作物种类,虽然基本如故,其构成则发生了颇大的变化。菽地位迅速上升,至春秋末年和战国时代,菽己和粟并列为主要粮食作物。这在中国农业发展史上是一重要现象。

以菽粟并提代表民食,屡见于这一时期的有关典籍中。例如《墨子·尚贤中》:“耕稼树艺聚菽粟,是以菽粟多而民足乎食。”《孟子·尽心上》:“圣人治天下,使有菽粟如水火。菽粟如水火,而民焉有不仁者乎?”《荀子·王制》:“工贾不耕田而足菽粟。”《战国策·齐策》:“无不被绣衣而食菽粟者。”都说明菽在战国时代是极重要的粮食作物。

麦也是这一时期发展较快的一种作物。在菽麦发展的同时,黍的地位似乎相对下降,“黍稷”的首席地位己被“菽粟”所代替。当时人们以黍配鸡饷客,说明黍是比较珍贵的了。但在北方,黍仍然保持其主粮地位。在当时粮食作物的构成中,占居最主要地位的仍然是粟。

西周以前,中国粮食作物以黍稷为主,但其他粮食作物种类可能相当多。商周时代粮食作物种类经过长期的人工选择和天竞物择,虽有逐渐集中趋势,但仍然沿袭着“百谷”之称。到了春秋战国时代,开始出现“五谷”的概念,主要粮食作物的种类初步有了定型。

“五谷”这个词,初见于《论语·微子》:“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周礼》中则是“九谷”、“六谷”、“五谷”杂称。到了战国时代,“五谷”的称呼便普遍起来,如《礼记·月令》“阳气复还,五谷无实”,《荀子·王制》:“五谷不绝而百姓有余食也”,《管子·立政》“五谷宜其地,国之富也”,《孟子·滕文公上》“五谷熟而民人育”等等,都提到“五谷”, “五谷”的概念已经很普及了。

秦汉时期,主要粮食作物的种类与春秋战国时代基本一致,但各种作物比重有所变化。有些粮食作物虽种植己久,但人工栽培的记载,这时方才出现。

《氾胜之书》以禾、秫、稻、黍、小麦、大麦、大豆、小豆、麻为“九谷”, 秫是禾的别种,大小麦属麦类、大小豆属豆类,仍是《吕氏春秋。审时》中提到的禾、稻、黍、麦、菽、麻六种作物。

1467011522813022397.png

在这些粮食作物中,粟(禾、稷、秫)是黄河中下游地区的主要粮食作物。当时人们称“稷”为“五谷之长”。在咸阳、洛阳、长沙、徐州、广东等地都有粟的发现,可见粟在当时相当普遍的。

稻是长江流域及以南地区的主要粮食,这一地区一以“饭稻羹鱼”著称。在长沙、洛阳发现有稻谷的遗存,陕西、河南、河北、山东均有种稻的记载。东汉时张堪引潮白河灌溉,在“弧奴(今顺义牛栏山)开稻田八千余顷”是北京种稻的最早的记载。

菽(大豆)在秦汉时也是重要粮食作物。《史记·项羽本纪》集解曰:“芋,一作‘半’。半,五升器也。”索隐曰:“菽,豆也。故臣瓒曰‘士卒食蔬菜,以菽半杂之’。”秦二世元年(前二〇九)下令“下调郡县转输菽粟刍稾”,直到秦汉之际,菽仍与粟并列为主粮。汉代大豆种植的很普遍,但地位已下降。《氾胜之书》说:“大豆保岁易为,宜古之所以备凶年也。计家口数,种大豆,率人五亩,此田之本也。” 氾胜之呼吁发展大豆,设想,五口之家种百亩田算,也只占耕地的四分之一。豆饭粗粝,是贫民或荒年粮食。

麦类,尤其是冬麦(当时称“宿麦”)这一时期获得进一步推广。因为农田水利和早地防早保墒耕作技术有了大发展,人们认识到冬麦的“接绝续乏”, 防灾救灾的作用。石转磨的推广使麦食更为精细化,也是麦类种植业发展的原因。黄河下游地区在春秋战国时代种麦己颇广泛。《淮南子·附形训》等提到“东方”“其地宜麦”。汉武帝元狩三年(前一二〇) “劝(关东)有水灾郡种宿麦”,也是关东种麦一例。董仲舒曾上述汉武帝说“今关中俗不好种麦,是岁失《春秋》之所重而损生民之具也”,“使关中民益种宿麦,令毋后时”。于是在关中地区大力推广冬麦。西汉末年氾胜之“教田三辅”,把推广冬麦的栽培技术作为重点。所以后来《晋书·食货志》中有赞扬氾胜之“督三辅种麦,而关中遂穰”。

大麻,除利用雄麻茎的表皮作纺织原料外,也种植雌麻,以麻籽作粮食,不过它在粮食作物中己经占重要地位了。

芋也是一种古老的作物。人工栽培芋的记载首见于《氾胜之书》,有专节述种芋法。芋别称蹲鸱,据《史记·货殖列传》载:秦破赵时,拟令赵人卓氏他迁。卓氏曰:“吾闻汉山之下沃野,下有蹲鸱,(饵之)至死不饥。”又引《华阳国志》:“汶山郡安上县有大芋如蹲鸱也。”先秦时,芋在临邛、汶山等地,早己供人食用。可见,人工栽芋应该远在氾胜之前。

1467011556051018959.png

魏晋南北朝时期见于文献记载的粮食作物种类颇多。《齐民要术》设专篇论述的有谷(稻、粟、附稗)、黍、、粱、秫、大豆、小豆、大麻、大麦、小麦(附瞿麦)、水稻、旱稻等。这是北方的主要粮食作物,与两汉基本一致。

可见,粟仍然是最重要的粮食作物。《齐民要术》“谷,稷也,名粟。谷者,五谷之总名,非止谓粟也。然今人专以稷为谷,望俗名之耳。”谷由粮食作物的共名演变为粟的专名,说明粟在粮食生产中的重要地位。《齐民要术》对粟的品种及栽培方法也记得特别详细。

黍、穄和豆类的地位比汉代有所回升。由于北方战乱,荒地较多,北魏恢复农业,黍、穄被用作荒地的先锋作物。豆类种类增多,用途广,又广泛用以同禾谷作物轮作。大豆可充粮食,可作豆制品,还可种作饲料,即《齐民要术》所谓“菱”。小豆除食用和轮作外,还常用作绿肥。

曹魏时代,由于大量兴建陂塘和实行火耕水耨,北方的水稻种植有所扩展;但这种趋势受西晋时废除部分低劣的陂塘,改水田为早地的抑制。北魏时黄河流域一般只在河流隈曲便于浸灌的地方开辟小块稻田。水稻在北方粮食作物中只占次要地位,生产技术亦远逊于早作。

在南方,水稻始终是最主要的粮食作物,而且随着南方农田水利的兴作而继续发展。除水稻外,南方也有早地作物。这一时期麦类在淮南和江南的初步推广。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或网友提供,旨在弘扬巴渝文化,仅用于非营利目的,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无法考证,如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通知我们,邮箱:byms@ccle.cn,联系电话:63812819)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