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华夏农耕 » 农耕历史

史记与农业-三皇的农神色彩

文章来源:西北农业科技大学 田富强
2018-08-29 09:50:05 收藏 0 评论 0

中国上古时代有许多传说中的英雄帝王,这些远古帝王的身上或多或少都具有农神的神格或色彩。而且,随着时代的推移,他们身上农神的神格或色彩日益加重。远古人类将他们对大自然的认识及求生存的经验以神话和传说的形式世代相传,并保存在后世的典籍之中。

神话传说是历史的影子,是远古先民心目中的历史,其中保存了大量关于远古时期自然、社会、经济等方面的历史,也反映了人类从草莽棒棒、猛兽出没、天气变化捉摸不定的初始阶段逐渐改进生存条件,掌握自然规律并逐步征服自然,开始创造农业文明史的进程。从神话传说的角度来考察三家注所载远古时期的几个主要帝王——三皇五帝身上所反映出来的农神的神格或色彩,即在人类文明进程中其在农业上的巨大贡献。

三皇时期农神色彩的初现

三皇代表的时代较早。所谓三皇有不同说法,一说是指天皇、地皇、人皇(又作泰皇);一说是伏羲氏、女蜗氏、神农氏;一说是隧人氏、有巢氏、伏羲氏;一说是伏羲氏、神农氏、祝融氏;一说是伏羲氏、神农氏、共工;一说是伏羲氏、隧人氏、神农氏。而最后一种说法比较流行。从伏羲氏到神农氏的传说,反映了人类从茹毛饮血到钻隧取火以化腥躁以至谷食的历史。

伏羲氏最大的成就就是发明渔网,教民捕鱼,即开创了最早的渔业。“古者包牺氏之王天下也”,“始作八卦”,“结绳而为网罟,以佃以渔”。结网捕鱼,在采集渔猎时代是人类征服自然的一大进步。渔业的发明使人类获取食物的能力大大提高,减轻了饥饿对先民的威胁。

采天然火,发明熟食是伏羲氏的又一贡献。伏羲氏又叫“庖羲”,“炮”,“包”。“炮”,含义是“变茹腥之食”。要想如此,必须有火。所以“炮”(烧烤动物肉)的发明其实也就是取火的发明。在神话中伏羲是雷神的儿子,是掌握东方的天帝,和树木的生长有很大关系。雷电碰着树木极易燃烧,燃烧的火焰肯定也烧死并烧熟过某些野兽。从吃这些烧熟过的野兽肉及对雷电产生大火的观察总结,伏羲氏知道了取得一些此类火种来烧野兽以增加口感舒畅的方法,减轻了人们生吃动物肉的痛苦,从而使人类向文明时代跨进了一大步。保存的火种烧熟了动物肉,使人类正式开始了熟食的历史,减轻了疾病侵袭,延长了人类的寿命,还使人类有了光明,把自己和动物区别开来。莽莽荒野中人类开始有了自己独立的领域。但伏羲氏取得的火是天然火,不是隧人氏后来发明的人工取火。

伏羲氏的又一重要发明是“始作八卦”,即用几种符号来代表天地万物的种种情况。人们用这些符号来记载、描述生产生活中发生的重大事件,便开始了书写并记录自己历史的进程。从伏羲氏的贡献可以看出,他是先民由采集渔猎时代向钻木取火时代过渡的代表。由于其对农业的开创性贡献,被尊为三皇之首。

由于火在人类文明中的重要地位,隧人氏作为人工取火的发明者而被先民置于上占帝王的地位。

“隧人氏”就是“取火者”。“谓之‘隧人’何?钻木隧取火,教民熟食,养人利性,避臭去毒,谓之隧人也”。关于钻木取火,有非常有趣的传说:“逐明国不识四时昼夜,有火树名遂木,屈盘万顷。有鸟名鸮,啄树则灿然火出。圣人感焉,因取其枝以钻火,号隧人。”人工取火,不必去等天然的雷火,也不必终年守着火堆恐其熄灭,在人类文明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火把生食变成了熟食,人类彻底告别茹毛饮血时代,开始了新的饮食文化,向文明时期迈进。燃起的熊熊火堆,人类用它来抵御动物的袭击。人类围绕火堆聚集起了自己的生存群落,在原始森林中为自己开辟更大的生存空间。先民告别了与麋鹿共处的蛮荒时代,形成了群落和部落共同体。火使人类有了取得光明的主动权,先民利用可以随时取得的火种来征服漫漫长夜,延长了人们获取食物和从事其他生产活动的有效时间,提高了人类的生存能力。人工取火也为后来农业史上耕作制度的渊薮——刀耕火种的发明创造了不可或缺的条件。因为有了火,先民可以用它来烧掉草莽,烧出大片空间,为种植业的奠定坚实的基础。可以说,如果没有火,就不会有刀耕火种,源远流长绵延至今的光辉灿烂的农业文明也便无法肇基。

 

神农氏在农业史上的地位是独特的。农业孕育萌生于神农之世,其时民知其母不知其父,人工取火使得人类寿命大大延长,对自然的征服能力也有所提高,人类繁衍更其昌盛。神农氏时代,自然界出产的食物已不敷食用,可供猎获的动物也日渐稀少。于是神农氏教人类播种五谷,五谷孕育生长,人民衣食丰足。“古之人民皆食禽兽肉。至于神农,人民众多,禽兽不足。于是神农教民耕作,神而化之。使民宜之,故谓之神农也。”神农氏之世,先民不仅知道播种五谷,还懂得一些相地的经验,同时选育可供栽培的作物品种。“古者民茹草饮水,采树木之食,食赢蚌之肉,时多疾病毒伤之害。于是神农乃始教民播种五谷。相土地,宜燥湮肥高下,尝百草之滋味,水泉之甘苦,令民知所辟就。当此之时,一日而遇七十毒。”可知当时的人类己在选择适宜于农业生产与定居的地点,并逐渐开始了定居的生活。神农氏时代,人类社会已由昼拾橡栗、暮栖木上的“知生之民”阶段发展到了“耕而食,织而衣”的农耕社会。农业被发明并取得了初步发展,人类已经正式进入了农业社会。“神农作树五谷淇山之阳,九州之民,乃知谷食,而天下化之。”

神农氏不仅发明了农耕,还发明了农耕工具。他发明了最早的农业生产工具耒和耜。“包牺氏没,神农氏作。斫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耜之利,以教天下。”耒、耜的发明,极大地提高了劳动效率和社会生产力。

神农氏还发明了“市”。传说他用太阳来做标准,当太阳当顶的时候,就在市场进行交易。“神农日中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货,交易退,各得其所。”“市”的出现表明了由于农业的发明,人们已有了一些可供交换的剩余产品。

传说中的神农氏又是医药之神。他用一种叫“赭鞭”的神鞭,来鞭打各种各样的药草,有毒无毒,或寒或热,都令现出,他就据这些草的赋性给人们治病。“神农氏以赭鞭鞭百草,尽知其平毒寒温之性。”“太原神釜冈,有神农尝药之野存焉,成阴山中有神农鞭药处,一名神农原药草山。”反映了神农氏之世人们对植物认识的深入,也反映出人们对于基于作物栽培的农业知识的积累和深化。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或网友提供,旨在弘扬巴渝文化,仅用于非营利目的,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无法考证,如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通知我们,邮箱:byms@ccle.cn,联系电话:63812819)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