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华夏农耕 » 农耕作物

中国古代竺麻栽培种植

文章来源:
2018-10-09 09:14:08 收藏 0 评论 0

竺麻的繁殖

竺麻在古代就有有性和无性萦殖两种方法,这在《农桑辑要》中就有明确记载,但这两种方法各有其优缺点,《农政全书》就指出“无种子者,亦如压条栽桑。趣易成速效而已,然无根处取远致为难,即宜用种子之法”,说明用种子繁殖的,可以扩大推广面,但费工而收例晚。分根繁殖的足省工而收刘早,但不能致远。下面就介绍有性和无性繁殖的有关经验。

(1)有性繁殖古代有精选种子、培育壮苗、做好假植和移栽等多项经验。关于选种。《士农必用》就提出“种时以水试之。取沉者用”。这是用水洗法选取饱满肥实的种子作种。培育壮苗是竺麻栽培的关键之一首先是要选择适宜的土地为苗床,《农桑辑要》说“沙薄地为上。两和地为次”。或者在“园圃内种之。如无园,濒河近井处亦得”说明最好是以肥沃疏松的沙质土,其次是比较肥美的园圃地,再次是靠何近井处,因其有水源便于灌溉。苗床要求精细耕作《农桑辑要》就提出“先倒斯土一、二遍。然后作畦,阔半步,长四步,再嘶一遍,用脚浮镊,或枚背浮按稍实,不然著水虚悬,再耙平,隔宿用水饮畦,明旦细齿耙浮褛起土,再耙平”。

《齐民四术》也提出:“耕劳极熟,作畦,长二丈,阔三尺,辘令平实一肠宿水饮畦,令润”,都是要求把苗床筑成睦。整理得又松又细,并使之相当的湿润。这样,才有利于出苗。播种时,因种子细小而难以播得均匀,故《农桑辑要》提出“用湿润土半升。子粒一合相和匀擞”。《致富全书》则说“以土质拌种。撒之”,主要是为了播得均匀。播后的苗床管理非常重要,在《农桑辑要》中就介绍了搭棚理盖的方法,即“可畦搭二、三尺高棚。上用细箔遮盖,淮要阴密。不致晒死。但地皮稍干。用炊幕细洒水于棚上,常令其湿润。遇天阴及早夜,撤去覆箔,至十日后,苗出,有草即拔。苗高三指,不须用棚,如地稍干。用微水轻浇”,这是相当精细的管理。以后《农桑衣食掇要》和《致富全书》还补充了播后盖草的方法。不论是搭棚还是盖草,都是为了防止大雨冲散种子,防干旱影响出苗,防止烈日晒焦幼苗。同时还要使苗床经常保持湿润和随时

拔去杂草,其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取得壮苗、假植。古代有的不经假植而直接移,有的正移栽前还经假植阶段,关于假植。《农桑辑要》有详细记载,主要是苗“约高三寸,却择比前稍壮地,别作畦移栽。

临移时隔宿先将有苗畦浇过。明旦亦将做下空畦浇过,将兰麻苗用刃器带土掘出,转移在内,相离四寸一栽。务要频锄。三、五日一浇,如此将护二十日之后,十日、半月一浇。至十月后,用牛驴马生粪厚盖一尺,……来年春首移栽”。说明假植之后,仍要做好除草浇灌等工作,入冬时要用厚粪保护,使其安全越冬。第二年初春即正式移栽。这虽不是用间苗和追肥等方法使竺苗健壮,实际上这种假植方法能取得同样的效果。至于移栽,首先是要选择适宜的土地。古代的经验总的来说也是要求带沙性的肥土,但《天工开物》等认为竺麻对土地的要求并不严格,是“无土不生即一不过《种麻法》还指出:“向北之处。不甚相宜,“缘麻性畏风。而尤畏北风。……魏风狂吹,最易损析。一说北风性寒,故尤畏之”。《抚郡农产考略》也说“忌向北之地。北风大则麻楷易折,这是有一定道理的。本田要经过深熟耙、施肥等,使之又肥又松。《农桑辑要》说“预选秋耕耙熟肥土。更用细粪粪过”,《种革麻法》进一步指出:“须于正、二月间。先将土全行刨厮极松,而尤以深为妙。至浅总须一尺外,伸其根易于生发而滋蔓”如在久荒之地上移根分栽,深耕叉为重要。

因久荒之地常茅草多而根深,必须耕得很深才能减少茅草的危害。同时,该书还提出“须将周围及中间抽深沟,一以浅水,一以杜茅根,不使浸入”。总之要求把麻田整理得深厚细熟,并能排水,这是因为“麻性喜干燥,而恶淤湿”。

收获和种子贮藏。古代在这方面有两项经验。第一是种子的收获,早在《士农必用》中就明确指出:“收芋作种,须头芋方佳”,其后《群芳谱》还补充说“二革、三芋,子皆不成,不堪作种”。古代一般在霜降后收麻子,头季因生长期长,子粒比较饱满充实,而且收头芋子,可使养分完全集中在母株上。子实生长就更为良好。至于二革三芋相对说生长期较短。种子就不如头芋好。麻子收后要晒干贮藏。可是《士农必用》却提出“收子晒千。以湿沙拌匀。盛筐内。用草盖搜,若冻损则不生”。以后如《农桑衣食摄要》、《群芳谱办》等都是同样主张。不过其他作物种子的贮藏一般都是以保持干燥为原则,为何华麻子却要用湿沙拌后贮藏都未具体说明,故也难以理解。

第二是收麻皮。芋麻因有不同的繁殖方法。其收茨的时间也不相同。种子繁殖的,据《群芳谱》说“三、四年之后,方堪一刘,切忌太早”而无性繁殖的,据《种芋麻法》说“本年分栽(分根)之麻。至五月间。仅长尺许,至秋始可剥”。般是在当年秋季或第二年就能收。

一年之中,苎麻可收三次,这要视培育的程度和自然条件而定。《陈牙农书》谈到在很好的“类洽”条件下,长江下游一年可三收。而《闽产录及》则说“芋,岁可三四收”。福建的气候较履。扰可以收四次。。减次岭`电时河要适宜:这是占代很我调约经验。如《椒园杂己》指出:“若过时币生考枝,则芋皮不袂。生花则老,而皮粘干骨不可剥”、《抚郡农产考略》也说“早则太嫩,迟则浆千”。

在具体掌握上,有三个标准。第一是按根旁小芽高度来定时,早在《士农必用》中就说“割时须根旁小芽高五六分,大麻即可割。大麻既割。其小芽荣长。即二次麻也。若小芽过高,芽即不旺。又损大麻”、这个经验也见于《农桑辑要》、《王祯农书》等农书记载,是最早和较普遍的方法。第二是按根部颜色来定时,《农桑辑要》就提出:“看根赤便刘”。这也见于《仙神隐》《月令广义》等书,也较普遍。

第三是按麻皮色泽来定时,如《种芋麻法》、《抚郡农产考略》都说:“视麻之皮色转灰黑至梢则可剥,尽半月内须剥尽,过早则太欺,过迟则浆干”这方法比前二种更合理,是在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初总结的经验一以上这些方法,现在仍有采用,也有结合起来运用的。

同时,古代也有以月份为准的,如《士农必用》又提出:“约五月初割一镶。六月半或七月初割二镰,八月半或七月初割三镶。诊日头羊厄秧,二芋见糠,三芋见藉,,惟二银长疾,芋亦最好”。但是《拉园杂记》还补充说“五月期者为头芋,七月割者为二芋,九月刘者为三羊如茂盛。就不须待至此月。及其未生旁枝,未生花,未遭狂风。可也”说明不能拘泥于月份,要根据芋麻的具体生长情况而灵活运用。而且它还说“凡将刘。先以杖击去叶,然后刘之,叶落既塑于根,久而泡烂,到地亦肥”。也是很好的经验。

此外,如果一年只收一次的,据《抚郡农产考略》说要“盘其枝于根下,以土履之,次年麻必倍收”也有参考价值。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或网友提供,旨在弘扬巴渝文化,仅用于非营利目的,部分未署名皆因原作者无法考证,如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通知我们,邮箱:byms@ccle.cn,联系电话:63812819)
最新评论